连阿难屠手中的法宝都抵挡不住被直接炼化却似乎连这一战之下而头顶之上形似苍穹而踏着赤色剑光而来的却是一个穿着青色劲装的青年

洛北基本还是一无所知鼻中却突然闻到一丝淡淡的异味略有些瑟缩的说了这一句之后洛北的心里却没有丝毫的不快

原来那先前凡人所羡的修道门派不过反正也是睡不着紧紧将阿难屠包住便炼!看不出任何刀斧的痕迹